他是《倩女幽魂》中的燕赤霞,他是《笑傲江湖》中的劉正風,他是香港影視圈的“金牌綠葉”,他在確診肺癌擴散後放棄化療、於昨日凌晨瀟灑離開……他是午馬, 享年71 歲, 妻子介紹其人生最後一程:“十個月前肺癌擴散,近幾個月以最佳精神狀態享受人生, 瀟灑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後這段路。” 灑脫情懷, 不禁令人回想其昔日在電影《笑傲江湖》中的吟唱:“清風笑,竟惹寂寥,豪情還剩一襟晚照……”
  毛遂自薦成導演
  午馬, 原名馮宏源,1942年5 月28 日出生於天津,1959 年移居香港。邵氏影業公司南國實驗劇團訓練班第一期畢業生,這個劇團訓練班正是後來大名鼎鼎的TVB 演員訓練班的前身。
  同班同學里, 羅烈後來成為邵氏動作片明星, 成就遠超午馬;但午馬為人勤奮,明白笨鳥先飛的道理, 每次在劇組演出, 都在下戲後觀察道具、場記等劇組工作人員的工作狀態,學以致用。在出演了《花木蘭》等片後,1968 年張徹拍攝《金燕子》時剛好缺個副導演, 午馬靠著片場自學所得自薦成功,隨後以副導演身份, 先後和張徹合作了《游俠兒》、《鷹王》等片, 並最終獨立執導《怒劍狂花》, 完成演員、副導、導演的三級跳。
  午馬在2008 年接受鄭佩佩的訪問,談及與張徹的關係時,出人意料地否認自己是張徹的弟子,更否認了“契仔”的說法,“我既不是他的徒弟,更不是他的契仔! ”他稱當時張徹有兩個副導演, 除了自己,還有一個是熊挺武,後者主要負責幹些不討好的雜活,但頗得張徹喜歡;而教演員演戲的任務很大程度都落在了午馬身上。
  談及剛入行就從演員向編導轉變,午馬曾坦言:“我當時演的角色,古裝戲就是歹徒甲乙丙, 時裝戲就是壞人ABC,連名字都沒有。想乾這一行的話, 不能永遠這樣下去。”在極短的時間完成事業三級跳,午馬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,“按正常來講,入行至少要做兩到三年的場記才能轉副導,再做兩到三年副導之後才可以做導演。前後起碼要六年到八年,但我跟張徹大概做了兩年, 就可以自己做導演了。”
  除了演員、導演,午馬還練習編劇,關鍵時刻也會扛起攝影機邊拍邊導,算得上一專多能的影視人才。 編輯: 彭小紅
   1  
  與張國榮合作《倩女幽魂》
  一生與配角結緣
  儘管出道順風順水,但午馬的事業並未有過真正意義上的大紅大紫。雖然也演過《人嚇人》、《執法先鋒》等佳作,但他從來跟“主角”和“明星”等詞無緣。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午馬對工作也由著自己及時行樂的性情。功夫片外,他還嘗試過僵屍片、情色片、喜劇片等多種類型片。
  午馬的事業高峰,自然要算在《倩女幽魂》中出演“燕赤霞”一角,他憑該片榮獲第24屆臺灣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。之後他也曾多次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題名,但最終都與獎項擦肩而過。
  午馬一生拍過100 多部影片,多以反面角色、小人物和老人為主,被稱為香港電影演員中的“金牌龍套”和“電影老兵”。拍片多,獲獎少,午馬曾總結自己吃虧在拍的都是大眾通俗故事片,沒有向藝術片領域進軍。但在香港娛樂圈的多年浸淫,他也練就了一身隨機應變功夫,他的風格就是沒風格, 能適合各種不同角色。
  近十餘年,午馬幾乎都在內地拍戲。談到內地和港台影視的不同,午馬感慨頗多。他認為內地導演執導的影視劇不太好演,因為有很多程式化的東西, 演員的舉手投足,一顰一笑,一哭一鬧都是導演規定死的,很難自由發揮到表演的最高境界,也使得觀眾看了前面就知道了後面。 編輯: 彭小紅
  
  《錦衣衛》
  年逾五旬娶少妻
  午馬20 多歲成名, 春風得意之時難免輕狂。臺灣藝人羅霈穎在某娛樂節目中曾公開批評午馬的感情生活,“午馬得金馬獎的時候,人在臺灣抱著別的女人,王玉環(當時午馬的女友)還特別去阿瑪尼幫他買一套西裝改好,請成龍提來給午馬上臺去領獎。”2004 年, 王玉環嫁給了一位商人。
  年過五旬之後,午馬的感情生活才安定下來,娶了一位比自己年輕近30 歲的妻子,兩人育有一女,現已11 歲。午馬對同為演員的太太可謂一見鐘情, 雖然兩人年齡差距大,但午馬曾自信地表示:“我成熟穩重, 她就喜歡我這一點。”太太的父母也沒有給這段姻緣設置障礙,他們確定午馬是真心愛自己女兒之後,就把女兒托付給了他。結婚時,午馬年屆花甲, 新娘卻不滿30 歲,對此午馬頗有顧慮,尤其害怕香港狗仔對家人造成困擾,因此對於這段婚姻很是低調,結婚時也沒有對外公佈喜訊。
  據 悉,午馬的嬌妻一直對他關愛有加,常常帶孩子去劇組照顧老公。午馬對太太也很慷慨,結婚十餘年來,他為老婆家人購置房產, 補貼家用,逢年過節,大都會陪伴愛妻回其老家南京探望親人。關於晚婚一事,他曾這樣說:“我們這行人都晚熟。沉穩現實的人,沒辦法長久做這一行。”
  在外人看來,午馬和太太就像是朋友一樣相處。搭檔於莎莎透露,在片場太太照顧午馬十分細心,“拍攝時是十月,天很涼了,喝茶、吃飯都是太太幫他點,他們是朋友成分更多的夫妻,對所有人都非常禮貌。” 編輯: 彭小紅
  
  生活中的老頑童
  患肺癌依舊樂觀
  “十個月前肺癌擴散,近幾個月以最佳精神狀態享受人生,瀟灑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後這段路,他的生命期是很短暫的。如繼續化療他將在病榻上度過,這是他最不願意的。我很安慰,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。”太太在午馬去世後這樣說道。
  午馬去年曾客串搜狐視頻自製劇《極品女士》, 主演於莎莎回憶:“那時午馬老師已經知道生命在倒數,但還那麼認真、樂觀地拍戲,周圍的人絲毫都沒看出。有一場戲是他要不斷地跪下再起來,我說真是辛苦您了,午馬老師卻說沒事,這跟當年我拍打戲相比,連皮毛都不算。現在腦子裡想起的就是他一遍遍唱啊跳啊的形象,還有走的時候蹦下樓梯, 像個老頑童一樣。”
  去 世前一個月, 午馬還搭檔袁姍姍拍攝了電視劇《芙蓉錦》。該劇執行製片人薑勇透露, 當時只知午馬身體不太好,並不知其得了癌症,因為對方看上去精神狀況甚好。而且午馬還戒了煙酒, 反而比以前胖了一些。雖然惡疾在身, 但午馬敬業精神不減,“殺青那一天,馬匹有些失控,重覆拍攝了很多條才過,午馬老師為了趕進度毫無怨言,把機票改到很晚幫忙趕戲。” 編輯: 彭小紅
  
  羅家英(前右)發午馬(前中)與友人的合影
  友人悼念
  羅家英:午馬一生多彩多姿,藝德,待人,在行內無不誇贊,豎起大拇指,他是邵氏南國訓練班第一期的,所以我以學長稱呼,和他最後一部戲是去年三月拍的《城市獵人》……
  陳志朋:馬哥我永遠記得您對我的細心教誨, 有您真好,一路走好。
  戴嬌倩: 敬業、謙虛、隨和、不擺譜、不遲到。
  魏君子(影評人):香港電影演員和導演代表之一。銀幕形象不計其數, 最愛燕赤霞。午馬爺馬年走好!
  於莎莎:看到他就想到自己的爺爺, 那時候他不是影星,就是一個朴實、可愛的老爺爺。
  郭 富城(午馬是其第一部影片《西環故事》的導演):我們合作過拍戲,他教了我好多東西,那時有對手戲,之後就好少合作, 都是20 年以前的事了。他是個好有實力的演藝人, 他的去世是電影圈的損失。
  王志飛:甲午馬年正月初五午馬老師辭世,似乎冥冥中命里註定。敬佩他一生堅定從藝道路,感謝他帶給我們那麼多從小看到大的精彩角色,感嘆他直到生命盡頭仍拒絕化療、笑立在攝像機前的人生態度。《大上海1937》恭送午馬,一路好走。
  大S: 午馬老師一路好走。
  鸚鵡史航(編劇):午馬走了。最愛他和驃叔主演的《奇跡》。片中,梅艷芳跟成龍發脾氣,說你們把我當搖錢樹! 成龍辯解,轉身找午馬澄清: “我們把她當什麼? ”午馬不假思索: “搖錢樹啊。”說完一臉無辜。那份無辜,真學不來。有喜感的老人家,我會懷念您。
  羊城晚報記者餘姝通訊員楊學義編輯: 彭小紅
  (原標題:“金牌綠葉”午馬肺癌去世 曾憑《倩女幽魂》獲金馬獎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g32jgrjtt 的頭像
jg32jgrjtt

攝太歲

jg32jgrj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